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煤电大省如何破解产能过剩紧箍咒?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14 03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山西火电利用小时数已从2011年的5284小时降到2019年的4265小时,低于全国火电平均利用小时数。以煤电为主的结构中,一半以上是热电联产机组,灵活性能力不足等问题逐步显现。”杜尔顺举例,今年春节期间,山西省用电量持续低位运行,热电机组处于最小运行方式的情况下,仍存在大量弃风弃光,说明山西电网的灵活性与新能源消纳矛盾日渐突出。“严控煤电发展,从源头向清洁化转变是形势所迫。煤电比重不断下降,但依然发挥重要的支撑作用,如何从市场化角度给煤电一个合理的价值定位?给煤电找出路是山西面临的难题之一。”

据杜尔顺介绍,山西去年的最大用电负荷3200万千瓦,仅为总装机量的1/3。“这意味着,负荷即便再扩大1倍,现有容量也能满足需求,电力严重过剩。”

除了“近忧”,部分地区还有“远虑”,比如吉林。

林风电消纳得以明显改善,离不开煤电支撑。“风电要发展,没有火电机组不行;火电机组过多,又与新能源形成竞争关系。二者如何平衡?伴随特高压直流电网接入等因素,消纳压力将持续减轻,未来对调峰资源的需求不如从前,现已投入的大量主体难免遭受损失。有无办法缓解?”

煤电大省面临现实矛盾

原国网吉林经济技术研究院教授级高工周景宏介绍,截至去年底,吉林省电力总装机3200万千瓦,煤电约1900万千瓦,其中70%是热电联产机组。“当地供热需求大,供暖周期较长,因此规划建设了相当规模的热电联产机组。现阶段,发电主力还是煤电,控制产能得统筹考虑民生问题。”

上述情况,不仅限于一省一地。据记者了解,目前全国电力供需基本处于平衡状态,但在不同区域和省份,电力增长态势仍在继续。对山西等煤电大省而言,一边是产能过剩、大面积亏损的压力,一边是短期难以摆脱煤电依赖的现实,部分地区甚至继续上马新项目。对此,应该如何调整布局?

“截至2019年底,山西省电力总装机接近1亿千瓦,其中约70%的煤电,发了占比85%的电量。由于本地消纳难,大量煤电需外送至华东、华中等区域。电力严重过剩的同时,也给山西能源转型带来巨大挑战。”在近日举行的“中国煤电发展之路辨析”系列沙龙上,清华大学低碳能源实验室助理研究员杜尔顺以山西为例,直指煤电大省转型的迫切性。

周景宏还称,吉

Power by DedeCms